公司banner
代孕神父
代代孕,到底是代孕育生命还是残害女性_
文章来源:http://www.youmeyuan.cn  发布日期:2019-06-03

  2月3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名为《不孕不育成难题,代孕是否可放开》的文章。文章从“45岁后90%人失去生育能力”、“冷冻胚胎留种子”、“代孕可否放开”三个主题,论述了如今不孕不育成社会难题的现象,以及可能被运用的几种解决方案。其中,“代孕”是否应该被放开,成为讨论的一个焦点。(全文请参见文末文章)

  今天,达妈平台特约作者绵绵从她的角度谈了对“代孕是否应该被放开”这一问题的看法。“代孕”涉及伦理、法律、医疗等诸多社会问题,我们国家严格禁止代孕。考虑到可能存在的巨大风险,达妈也坚定地认为,对代孕放开这种呼声应该持谨慎的态度。

  2月3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名为《不孕不育成难题,代孕是否可放开》的文章。文章中,有观点认为,对于没有生殖能力及失独的家庭来说,在加强伦理监督和技术监督的前提下,呼吁适当放开代孕。

  说实话,看到这里,绵绵是很震惊的。

  “代孕”,是指将受精卵子植入代孕妈妈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过程。妇女代孕时需植入他人的受精卵子,精子与卵子在人体外的结合,必须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我国有关法律对“代孕”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实施都有严格的规定。

  我国严格禁止代孕。2001年,原卫生部曾出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开展只能用于确实证明无法自然受孕的夫妇,有需要的夫妇可以通过捐献获得卵子和精子,但“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作为一种相对新兴的事物,代孕涉及一系列伦理问题,会对社会管理带来挑战。

  代孕黑市依然存在

  中国卫生部门会定期联合其他执法部门打击代孕。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卫生部门可以吊销参与代孕的医生和医疗机构的行医资格和执照,并处以3万以下的罚款。

  不过问题是,法律界及代孕公司表示,作为部门法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并无法对医生及医疗机构以外的个人和公司进行长效的监管。而且,正规途径的捐精和捐卵存在诸多限制、需要排队等候,也不允许对捐献者进行挑选,因此,灰色地带——代孕黑市得以出现。一些代孕机构会借助于一些暗地里开展试管婴儿手术的私立医院进行移植,另一些代孕机构则开设了自己的地下诊所与有资质的医生合作。还有一些为了规避国内的法律风险、追求更高的利益,也开始向海外拓展——安排客户进行海外代孕之旅。

  有文章曾指出,代孕在中国是非法的。但不孕不育增多、二胎政策出台以及要求生孩子的文化压力,这些因素加起来助长了代孕黑市蓬勃发展。有数据称,每年通过代孕黑市诞生的婴儿超过1万个。在网络中间人、可疑的私人诊所和昂贵的出国旅行构成的阴暗世界中,这一行当将渴望孩子的夫妻和急需现金的贫穷妇女联系到一起。

  这项技术只能在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的医疗机构中实施,只能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

  代孕产生基因和归属权争论

  一千对没有孩子的夫妻,有一千个不孕不育的原因。人体生理结构复杂,直接决定了孕育生命的复杂性。代孕生下的孩子,基因到底是谁的?目前可能存在以下几种情况:

  1.精子、卵子来自夫妻双方,只是借用代孕母亲的子宫孕育。

  2.精子来自丈夫,卵子由第三方捐卵志愿者提供,用试管婴儿的方式,由代孕母亲怀孕生育。

  3.卵子来自妻子,精子由第三方捐精志愿者提供,用试管婴儿的方式,由代孕母亲怀孕生育。

  4.精子、卵子均由第三方志愿者提供,用体外授精的方式(人工授精或者是试管婴儿),由代孕母亲怀孕生育。

  除了第一种情况,后三种都可能存在基因问题。

  此外,代孕还可能存在归属权争论,正如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所说,代孕过程中,即便精子和卵子都属于委托夫妻,孩子由另一个女性身体生产,也可能让某些人产生亲子关系错乱的感觉。在怀胎和分娩过程中,代孕者可能对胎儿产生母子情结,在孩子出生后不愿放弃,造成归属权的争夺。

  开放代孕的风险和问题

  关于代孕的问题,绵绵最支持的,是这位名叫@伯伦希尔甲苯部部长的网友的言论:

  代孕合法化这事,一条一条掰开了说:

  1.代孕合法化却不商业化,这就说是无偿代孕。有多少女性是雷锋转世,愿意一分钱不收鬼门关里去一趟就是为了生个最后不属于自己的孩子?生孩子是有多疼,提出这些政策的人估计不清楚吧。

  2.既然没有多少女性愿意,那最后还是要给钱。会不会有人贩子拐卖女性后,将其非法拘禁,通过代孕谋利?

  3.如果生出了先天性畸形的孩子,算谁的?虽然先天性畸形取决于夫妻双方精子卵子质量,但是就中国这个基础医学普及程度来看,肯定会有夫妇把先畸的锅甩给代孕母亲,怎么办?

  4.如果在代孕分娩过程中,产妇因大出血羊水栓塞而不幸去世,算谁的?

  5.如果按照某新闻所说,将代孕公益化,这会不会成为某些人事单位潜在的门槛,比如参加代孕的女性才有资格进入领导阶层?

  从人民日报2月3日的微博来看:

  6.“45岁以上女性九成不能生育”,咋的还不能让生育机器更年期了?就好像45岁以上男性生育能力如日中天一样。这样的说法,就直接把生育的责任全部推给了女性。

  7.从该微博来看,代孕合法化的原因是因为二胎政策普及,并不是为了不孕不育家庭谋福利

  8.代孕能否成功,和男女双方生殖细胞质量都有关系,试问谁能保证45岁以上夫妻的生殖细胞质量?就算是生孩子也要遵循客观规律。

  9.就算是不孕不育家庭,不能生育的原因也有很多,代孕不是万金油,你精子或卵子质量有问题,换谁的子宫都白搭。

  10.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说句不好听的话,除去后天因素,你不能生育就是因为你的基因不适合遗传下去,怎么还想着反抗自然呢?

  不孕不育夫妻想要孩子的心情是值得理解并尊重的,任何人都有生孩子的权利。

  但是,现在代孕合法化的根本原因,还是人口问题。

  那我们怎么办?

  坚决抵制任何情况的代孕,做到最大程度的抵制。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代孕合法化之后的样子:

  如果一名女性遭到了强奸,犯人一口咬定是代孕,是不是也是强奸合法化了?

  如果一名男性在婚姻之外的地方养小三,他们宣称自己是合法的代孕关系,谁来保障婚姻?

  如果代孕的结果不尽如人意,谁来对这个孩子负责?

  虽然会有很多的保护措施保障合法代孕的规范性,但是正如网友们所说的那样,现在一刀切的模式都不能将代孕根除,那么正式开放代孕后,有多少空子需要填补?恐怕到时候真正受益的不会是民众,而是那些地下机构吧!

  实际上,全球很多国家都和我国一样是严格禁止代孕的。代孕可能产生地下商业黑色利益链条,产生基因归属争论、法律纠纷、以及贩卖人口的问题、优生风险、畸形孩子赡养争议等等,并与保护女性这一弱势群体的问题紧密相关。

  面对代孕,我们坚决抵制!

  附:人民日报全文

  不孕不育成难题

  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人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

  生了一个儿子,还想再生一个女儿,儿女双全一直是安徽合肥居民程荷凤最大的心愿。去年,39岁的她终于等来国家的二孩政策,尽管取掉了节育环,但一年多了还是怀不上。医院检查报告显示,输卵管通而不畅,子宫前壁有两个直径3厘米和2厘米的囊肿。程荷凤在一家大医院做了微创手术,最终幸运地怀了胎。

  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来,70后、80后加入了再育的行列,高龄孕妇井喷式增加。我国高龄孕妇的比例,1995年为0.9%,2005年为4%,2015年为10%。数据显示,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60%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50%在40岁以上。不少高龄女性急着怀孕,却有心无力,怀不上孩子了。不孕不育成为想生育二孩家庭的最大心病。

  国家卫计委科研所临床医学中心副主任耿琳琳说,人的生育年龄和生育率呈负相关性,年龄越大,生育能力越低,再加上妇女的卵细胞逐渐老化,以及环境污染、电磁波辐射、化学品的影响,在未绝经期之前的10年内,妇女的卵泡质量会出现下降趋势。随着年龄增加,生育率呈明显下降趋势,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妇女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中心主任医师鹿群表示,年龄在生育中占非常重要的地位,年龄决定了卵子细胞的质量和数量。生育能力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下降,一方面是卵巢储备功能下降,另一方面是影响生育能力的疾病增加,流产率升高。

  相比卵子,精子更脆弱。近年来,男性不育增高趋势比女性不孕还要明显。工作压力大,影响身体内分泌激素分泌,导致精子数量减少、精子运动能力降低和精子形态异常。男性中无精症、少精症、弱精症病人明显增加,生精细胞严重损害,精子质量下降,从而降低男性的生育能力。相关统计表明,男性每毫升精液所含精子数量降至目前的2000万到4000万个。

  “曾经做过剖宫产的母亲再次生育,面临着疤痕子宫的风险。疤痕愈合不了,到了晚期随着胎儿的增大,有可能发生子宫破裂,甚至危及生命。”耿琳琳提醒,怀孕的妈妈,要特别注意早孕期排除子宫疤痕妊娠。建议40岁以上女性一定要先咨询医生,防止并发症。

  人类生育力下降,已经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生殖特别规划署报告,世界范围内不孕不育率高达15%—20%,中国不孕夫妇约1500万对。北医三院妇产科主任医师王丽娜介绍,怀孕的妇女流产率高达15%,复发性流产约占1/3。即使能怀上,保住了,生下来的孩子有5.6%的出生缺陷率,是发达国家的2倍。

  耿琳琳分析,高龄不但能使生育能力降低,而且生育的畸形儿童明显增加。高龄生育的妇女卵子老化,造成基因突变的情况增多,更容易生出基因缺陷的患儿。如果孕妇的实际年龄大于34岁,胎儿畸形率会达到8%—15%。一些先天性的疾病如心血管畸形、唇腭裂等,发病率也会随着母亲生育年龄增加而上升。

  冷冻胚胎留“种子”

  38岁以上再做生育力保存的成功率非常低,活产率小于1%,建议在35岁以前做生育力保存

  2016年末,在长春市吉大二院,一名产妇剖腹产生下一个7斤4两的男婴,母子平安。让人惊奇的是,这名产妇已有64岁。产妇因“失独”在闭经10年后,再次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怀孕。如此高龄还能成功怀孕,几率极小。

  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的程序简化,越来越多的高龄产妇选择再拼一把,冻精冻卵、试管婴儿成为热门话题。王丽娜说,辅助生育技术解决了不孕症患者的问题,给许多家庭带来了福音。

  王丽娜刚开始在生殖门诊时,经常有病人来问:“大夫,我上你们这儿做试管,什么时候能把孩子抱回去?”他们以为是在试管里把孩子养大,不用生,到10个月把孩子抱回去就可以。

  最近,北京石景山区居民成丽霞顺利地生下二胎。这个新生儿是她女儿的同胞胎,只是晚出生了10年。成丽霞当年为生孩子发愁,最终选择了在北医三院做试管婴儿。在实验室的培养皿里进行培养形成胚胎,取卵后3—5天把胚胎或囊胚移植到子宫。移植第四天验尿,如果怀孕了,30天进行B超检测,后续进行产科产检。当时还有剩余的胚胎,进行冷冻以备下次移植。放开二孩政策后,成丽霞到医院询问冷冻胚胎能否解冻,让她再生一个孩子。王丽娜说,冷冻胚胎成功率很高,同时打破了人们对生育的传统观念。

  王丽娜介绍,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早产率、妊娠高血压、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病率比自然妊娠高,多胎比例明显升高。多胎会导致孩子出生体重的下降,做辅助生育还有一些并发症。

  肿瘤患者经过放化疗后,生育能力会受到毁灭性打击,生育率非常低。王丽娜提醒,这类人群可以提前冷冻胚胎留下“种子”。研究发现,38岁以上再做生育力保存,成功率是非常低的,活产率小于1%,因此建议在35岁以前做生育力保存。

  代孕是否可放开

  代孕要有“刹车”,不能任意行驶。要把代孕技术放在一个特定的笼子里关着,但这个笼子不能太松,“牛栏关猫”是不行的

  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药物治疗、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但是,这些方法的疗效还有待进一步提高。目前,一般性的药物治疗怀孕率为10%—15%,做试管婴儿的怀孕率为40%—50%,人工授精的怀孕率为15%—20%。

  如果自己没法生二孩,另一条路就是代孕,但我国严格禁止代孕。2001年,原卫生部曾出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第3条第2款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作为一种相对新兴的事物,代孕确实涉及一系列伦理问题,也对社会管理带来挑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认为,代孕过程中,即便精子和卵子都属于委托夫妻,孩子由另一个女性身体生产,也可能让某些人产生亲子关系错乱的感觉。在怀胎和分娩过程中,代孕者可能对胎儿产生母子情结,在孩子出生后不愿放弃,造成归属权的争夺。

  王丽娜说,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能允许的就是志愿代孕,代孕母亲基本上属于无偿的行为。王丽娜呼吁,如今肿瘤发病率这么高,有的病人可能在30岁甚至更早把子宫切了,这么年轻就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确实令人惋惜。她建议适当放开代孕准入,但要防止商业代孕。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王一方说,伦理不应该成为代孕技术的负担,而应成为促进技术有序发展的工具。对于失独家庭来说,夫妻双方处在精子、卵子尚可用的情况下,却已没有生殖能力了。代孕能解决失独家庭的生育问题。

  对于代孕,耿琳琳感触特别深。汶川大地震中,很多家庭都失去了孩子,他们特别想再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但由于年龄因素,没办法再生育了。她呼吁,加强伦理监督和技术监管,适当放开代孕。

  北京大学医学部伦理学副教授尹秀云认为,代孕技术的应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法律上的,一个道德上的。即便法律不允许,也不能把代孕悬置起来,完全不考虑。

  王一方说,代孕要有“刹车”,不能任意行驶。要把代孕技术放在一个特定的笼子里关着,但这个笼子不能太松,“牛栏关猫”是不行的。

Copyright © 2004-2025 无锡生宝宝代怀孕公司